江苏首次!苏州中院与国家知识产权局联合办理的这个案子有结果了

近日,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与国家知识产权局联合办理的“专利侵权诉讼”和“无效宣告请求审查”案件有结果了:经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,认为涉案专利——“一种码跺设备的传送装置”有效。同时苏州中院裁判认为,原告起诉的侵权设备不具备涉案专利的相关特征,故不构成侵权,决定驳回原告诉请。

这种对“专利无效类案件”联合办理模式的创新在江苏省范围内还是首次!

案件回顾:

2018年7月,该案被告浙江某机械科技公司,以原告温岭市某物流设备公司安装在张家港处的“水泥叠包机”侵权为由,向原告寄送警告函,称该产品侵犯其公司的“一种码跺设备的传送装置”的专利权。

2018年9月,该案原告向苏州中院提出诉讼请求,请求确认本公司制造、销售的“水泥叠包机”产品不侵犯被告“一种码跺设备的传送装置”的专利权。

同时,国家知识产权局对涉案专利展开审查。

鉴于两案涉及相同专利权、相同当事人,且案件与审理结果密切相关。

今年(2019年)年初,苏州中院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决定对案件进行联合审理,对位于南京某水泥厂的设备进行了现场勘验,固定了案件的关键证据,使得专利纠纷得到了快捷公正地解决。

但在此前,这类案件的办理一直很让人“头大”。

“部门协作”困难重重

苏州中院的徐飞云法官告诉记者,在办理“专利无效类”案件时,既需要法院对侵权案件作出判决,又需要国家知识产权局对专利的有效性进行判定。

这样就会存在两个问题:

一是“案件诉讼周期长”。这类案件在法院规定的6个月诉讼周期内,往往很难等到国家知识产权局对专利权的有效性判定。所以,在一审判决的结果出来后,大部分被告人都会继续提起上诉。这类案件经常持续一年以上的时间。

二是“双方判定结果不同”。如果国家知识产权局对“专利权有效性”的判定与一审判决的结果有出入,就会出现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的情况,直接驳回原告的起诉。这对被告人的合法权益也会造成很大的影响。

据此,学界也对这个问题提出了很多解决方案。例如,有人提出,让法院直接进行裁判,不再让国家知识产权局进行判定等等。

“但这些解决方案因涉及我国司法权与行政权的职能分工,实施起来存在一定难度。”徐飞云说到。

“联合办理”破解困境

徐飞云介绍到,在本案中,苏州中院跟国家知识产权局联合对同一专利的“侵权诉讼”和“无效宣告请求审查”进行办理无疑是破解上述困境的一项创新举措。

“这极大地缩短了技术纠纷的维权周期,节约了当事人的维权成本,提高了办事效率。”徐飞云说。

作为行政部门,国家知识产权局对专利的认定有技术优势;而作为司法部门,法院则更加擅长对证据的认定和法律的判断。

在本案中,苏州中院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对案件进行联合办理,对位于南京某水泥厂的设备进行了现场勘验,固定了案件的关键证据。真正做到了技术事实的查明和固定与法律问题的判断二者相结合。

“这次司法与行政的协同办案,我们双方合作的都十分愉快,不仅了解了各自的工作过程,也增进了双方对整个专利问题的沟通。这种联合办案的形式,以后会逐渐进行试点和推广的。”徐飞云告诉记者。

来源:看苏州

责任编辑:
发布日期:2019年9月20日